松菓

【翔润】少女漫画.2

sbr30 xgg32   双律师设定 前文戳头像


松本润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无能的样子,尤其是在樱井翔面前。这场庭审绝对是对方的手笔,是自己小看了这个年轻的检察官,他咄咄逼人,利用证据不平衡的优势狠狠挫了自己的威风。

松本润也不知道是承认自己没准备好比较丢脸,还是承认是樱井翔的出现影响了他的发挥比较丢脸。总之他从来没有这么想找个没人的沙漠自生自灭,把自己埋在土里、钻到地心,最好谁也找不到他。

还有什么能比发现刚刚在庭上压自己一头的小鬼竟然是前男友的现男友更令人崩溃的吗。

别说少女漫画了,言情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好吗?

松本润觉得自己急需速效救心丸,这辈子的脸都在今天丢尽了。不知道速效救心丸有没有治疗胸闷的后果,可能是早上没吃饭才会感觉胃酸泛到了胸口,心被狠狠的扭成一团丢到了地上。

9年不见的樱井翔还是很帅,不过和当年的他很不一样。他坐在旁听席第一排,穿着西装三件套,头发向一边梳过去露出凌厉的眉眼,鼻梁上架了一副金丝眼镜,一副衣冠禽兽做派。
庭审结束,樱井翔跟着小检察官走了,松本润坐在辩方席上怔怔地盯着他们的背影胡思乱想——“不知道是不是去了那家原来他最喜欢的荞麦面屋,”又迅速否定了自己,“肯定不可能的。”

毕竟樱井翔连耳洞都愈合的看不出痕迹了,连再看他一眼都不肯了,什么荞麦面屋啊,那只是松本润所知道的9年前的樱井翔而已。
说不定他们会去吃一家意大利餐厅——松本润天马行空地想——然后那个小男孩会夸他会点菜,会找地方,两个人说不定还会谈起今天的案子,樱井翔会夸奖他,从那位检察官的质证、辩论说到今天他的狼狈不堪。
松本润深吸一口气,决定回去以后要喝那支一直没舍得开的红酒,破财消灾。拎着公文包刚走出法院门口就看见一个溜肩在门口抽烟,一时间松本润唯一的冲动是拔腿就跑,可他僵硬在原地,看着樱井翔走近,依然拿他毫无办法。

在过去的9年里松本润无数次想过他们重逢的样子,一开始的几年他想等再见面,他一定过得比樱井翔那个混蛋好,他要带着自己帅气多金甩那个溜肩十八条街的男朋友向对方炫耀。

后来他觉得无所谓了,他不应该把樱井翔再放在心上,无视他才表示自己放下了。

再后来他开始害怕见到樱井翔,他怕如果见了就会发现原来自己从始至终都没有逃出去过。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不去喜欢樱井翔,对方随便说一句喜欢,自己就会全军溃败,落荒而逃。


分手了得有5年的时候松本润回学校给导师庆生,结束后在校门口正巧看见有个穿了双层帽衫的小鬼骑车经过。松本润也说不上来当时为什么会那么难过,因为一个穿了差不多衣服的背影就哭的不成样。

那天晚上喝醉的松本润一边狼狈得哭到打嗝,一边对搀着他的生田斗真嘴硬:“其实我也没有很想他,就是突然心里有点难受而已。你懂吗?”

生田斗真看着这样的松本润心想我懂个p,你自己看看你自己哪有半点放下的样子。好不容易把人搀到酒店扔上床功成名就准备走人,听见松本润自己在那儿念叨:“toma,如果翔桑已经有女朋友了就好啦”

把生田吓得以为他发烧烧糊涂了差点打120。松本包子完全不顾提心吊胆的友人,在床上蜷成一团奶声奶气地嘟囔:“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死心啦。”生田爆料机突然觉得自己也很难过,他轻轻地把松本包进被子里念叨着:“冤家。”



樱井翔觉得自己前32年的天下一番运气都是为了今天,不夸张地说看到松本润站在辩护人席上的时候他觉得他能跪下来叫他妹妹声爸。从视野里出现松本润开始,什么检不检察官的全都抛到脑后了

他贪婪的恨不得把松本润的头发梢弯曲的角度都刻在脑子里,又在感知到对方视线的时候躲躲闪闪,像个正人君子似的目不斜视。直到庭审结束他都没怎么回过神,全身心都投入在“趁松本润不注意使劲看他“大作战上。浑浑噩噩的被小检察官牵出庭,出了法院才反应过来原来庭审已经结束了。那年轻的检察官都快倒在他身上了,粘粘乎乎地问他待会儿午饭吃什么。“不好意思,”樱井翔听见自己的声音说,“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他的表情一定很严肃,小检察官像是被吓到了一样一声不吭地顺从地回了家。

樱井翔靠在法院门口抽烟,眼神飘忽在经过的路人上。在他留在东京这些年不乏去过一些浪漫又富有情趣的地方,他总是想如果当年他们没有分手,他一定会带着松本润一家一家去吃,过节的时候偷偷给他准备蛋糕,上面写着“ma酱节日快乐”看着他害羞的咬着嘴唇的样子,凑在他耳边说喜欢他。
樱井翔的衣柜里有个不算小的抽屉,里面堆满了奇奇怪怪的小东西:彩色的小领结、某个艺术品牌出的限定指甲油、几瓶全新的香水和水滴形墨镜。也不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留住些什么,只是遇到了觉得“啊,这个小润会喜欢的”,就买回来了,经年累月就攒了一柜子。
他知道自己9年前有多过分,也不指望松本润能不记恨自己,可是又为对方这9年不闻不问的态度难过,他自己明明拿着对方的联系方式、家庭住址、工作地点却一声不吭,就那么等着松本润回心转意。
不过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这次樱井.最喜欢荞麦面和松本润的少女.翔终于决定主动出击,可喜可贺。

【翔润】 少女漫画

sbr30 xgg32 双律师设定

松本润在他14岁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总叫他虫子的人。他朋友不少,可是偏偏愿意粘着他。当年他还不会抽烟、不会喝酒,皮肤好的像刚剥了壳的鸡蛋;他心里没那么多牵挂,对他来说只要能和樱井翔在一起就足够了,跟樱井翔在一起就是他最大的梦想。
他同学混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阔气十足、呼风唤雨的,之后多少年都是同学聚会的核心人物。只是被提起“那个老和你一起的樱井学长呢?”的时候却忍不住有一丝恍惚。

当时他还是个软软的、任人揉搓的团子,樱井翔说的话对他来说简直是圣谕,他的话没有不对的,没有不应该的,没有他不按着做的。可现在他竟然害怕听到他的消息。


少年时代的恋爱总是如此,反反复复层层叠叠。大家都羞于把自己的心给别人看,好像那是不能说的秘密。松本润觉得这完全是当年看多了少女漫画,受荼毒太深。毕竟现实生活比漫画残酷太多,没那么多巧合奇迹让两个互相爱慕的人终成眷属。最后分开的时候竟然已经是第七年了,松本润拎着行李走出他们曾经的家的时候觉得七年之痒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一直在追着樱井翔的背影,14岁到21岁,足够了。既足够消耗掉他对樱井翔最后的希望,也足够磨灭掉他爱人的能力。

在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许多年以后,松本润没那么倔、那么不听劝了。没什么复杂的原因,只是有点累了。如此一来竟然也有人夸奖他对客户体贴温柔,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了。有的时候累的不行,躺在格子间里都忍不住笑出来。樱井翔你听到了吗,竟然有人这么夸我诶。
在30岁这一年他终于有机会成为东京一家律所的高级合伙人。他不善于折磨自己,逼迫自己在这个每个角落都有樱井翔的记忆的城市活下去。只是他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去证明他真的长大了,不再浪费情感在一个叫樱井翔的人身上了。


尽管松本润才是那个最经常抱着少女漫画看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可是樱井翔才是真的少女。他总是想要松本润懂他,他想要松本润把自己所有没有说出口的话都领悟到。他不喜欢松本润老去跟那个包子似的小跟班番茄玩,也不想他那么仗义执言用两个人好不容易独处的时间去做什么法律援助,他自私的可怕,他只想把松本润锁在身边。

他打脐钉、穿耳洞、戴美瞳、染金发,特立独行的活像个外星人。松本润就是他的避风港,和松本润在一起他不用去想别人眼里的他,父母眼里的他应该是什么样子,他就是松本润的全部。
他希望松本润能一直呆在他身边,最好哪里也别去、什么也不会。可是他也希望松本润能得到最好的、成为最好的,他的宝贝、他捧在心尖上爱的人,理应被夸奖、被崇拜。
嫉妒、不安总能轻而易举的席卷他,他变得没那么自信,没那么张狂,变得像他当年最讨厌的成年人一样畏手畏脚——他不为自己也要为松本润考虑。他不愿意和他光明正大的谈恋爱,明明法学院对lgbt的态度那么宽容,周围也有不少同性情侣,可他们在别人眼中却始终是朋友。


松本润又一次晚上出去和同学喝酒的时候,他叫住了他,问他去干什么。
松本润正是叛逆期,脖子一梗:“你说我出去干嘛,你不就是我的合租舍友吗,管那么多?”樱井翔少见的发了火,对松本润说那你滚,再也别回来了。
松本润被他气的眼睛都红了,“嗙”地甩门走了。樱井翔在客厅坐了一夜,不出意料的发了烧。再醒来的时候松本润满眼血丝坐在床头,一看他醒了立马去端了白粥。一边喂樱井翔白粥一边掉眼泪。他说他再也不晚上出去喝酒了,他说求求樱井翔不要这么对他自己,他说他知道错了,他会好好待在家里不让樱井翔担心的,他说他以后不会再闹了会听话的,他说翔君我爱你。
樱井翔看着哭的稀里哗啦鼻子眼睛红成一片的松本润,心里酸的不得了。他想摇头,他想说不是的,他想说我没有想让你呆在家里,想说你自己去做你想做的就好,想说我不想你被我绑住,想说我怕你会后悔。可最后却吐出一句,我们分手吧。
松本润正式搬走那天天气好得出奇,晴空万里,樱井翔看着窗外觉得总还有什么想说的,他觉得应该是那天想说的我也爱你。
那时候他们骨头硬,做了决定就不回头,樱井翔在毕业典礼上等了一天,也没能等来一个跟他说一句:“恭喜毕业”的松本润。


东京那么大,又那么小。松本润搬回来以后从来没遇到过樱井翔,连听都没听过他的名字。他想可能这就是命,他们命中无缘。不过这样也好,松本润怕极了自己心软,怕极了再受伤。30岁的人了,伤筋动骨可不再是儿戏了。

樱井翔是知道松本润回来了的,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不过二者的领域并不重合,松本润负责刑事诉讼业务,樱井翔主打国际商事仲裁,没遇上也是正常。樱井翔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还爱不爱松本润,他不懂那一阵心悸究竟是因为想起他还是想他。

30岁那年,樱井翔被天天给他找相亲的家里人弄的烦不胜烦,直截了当的跟两个老人家说了他不喜欢女人。当年怎么挣扎都没能说的话,今天却是轻易的出口了,真不知道是怎么了。

他那个好事的妹妹听说大哥喜欢男人兴奋的不得了,竟然把自己的一个检察官朋友介绍给了他。最惊悚的是两位老人家竟然也支持,觉得樱井家传宗接代还有他弟弟妹妹,他有个伴儿就好。他无奈的去见了那个毕业没几年的年轻人,他朝气蓬勃的,一口一个樱井先生真厉害呀,对他的经历、身家万般赞扬。

一餐结束,那双眼睛里透着光,一眨不眨地问他:“我下周三有一个庭要开你能不能来看呀,我想你来看。”

他也不想把时间贡献给法庭辩论,只是看着那双眼睛突然有些于心不忍。年轻的检察官长了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这让他想起了一只虫子,直率的、坦然的、整天抱着他的胳膊晃来晃去问他能不能陪他的那种撒娇鬼。

他鬼使神差地点了头。